记录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可能写的很粗糙,因为毕竟文笔不怎么好。

我除了一个学生的身份,一个上班族的身份外(现在应该可以把自己称作上班族了吧,毕竟工作了几个月了,虽然现在辞职在学校),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当铺的老板了。别问我为什么突然又变成了当铺老板,我现在自己也没有缓过来。

在前几周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一个从未接触过的号码打过来的,说有紧急的事情要和我说,问我方不方便通话,我当时就懵了有什么大事情啊,在和我说之前还要问我方不方便再说我们也不认识啊,我心中顿时开始忐忑了起来,不会我哪个认识的朋友发生什么大事情了吧。我颤颤巍巍的说:“你说,我这里方便。”

那边停顿了一下,接着便响起了说话声:“我下面说的内容对你的冲击可能有点大,你要有心理准备。”听到这里我的心顿时就紧张了起来,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单单的应了一声好。“这个事情本来应该还要晚一点再找到你和你说的,但是现在出了一点问题,这个事情需要提前告诉你了,也好要你有个心里准备”顿了一下电话那头继续说到:“有一家当铺,地址在白石街,当铺名字是千金當,你这两天有时间就过去一趟,那边有一个老人家,你叫他周伯就行了。他会和你说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另外,那里有两件东西是你的,电话挂断后这个事情不要和任何人提起”在最后一个音结束的时候电话里紧接着传来的就是忙音了,我满脑子的问题拿着手机看着前面发呆。这是手机振动了一下,我低头一看是一条信息,发信人就是刚刚打我电话的人,信息只有简短的几个字:“请务必相信我!”

不知道要怎么形容那个时候接到这个电话的我,我更多的会觉得这应该是个恶作剧电话,当我看到信息之后我立马就朝着这个号码打了过去,但是传来的却是冰冷的机械声“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Sorry,The number you dialed is blank.Please check and dial again.”我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上一秒还发了信息的号码为什么下一秒就是空号了。过了许久才在这一通电话的疑惑中缓了过来,我想这应该是别人的恶作剧吧!嗯,对,不是应该,这就是别人的恶作剧。将手机放进口袋我便去忙其他的事情了,渐渐的将这件事情抛之脑后。

我以为一切都这么过去了。直到第三天我在我的桌子上看到了一封信。信封是很普通的信封但是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信封上除了用毛笔写着归强亲启外没有任何其他的字迹,干干净净。我很奇怪是谁把这封信放在我的桌上,我问和我同住的室友,我的室友跟我说是一个老伯,感觉有个五六十岁了吧。当听到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伯时我顿时想起了我那天接的那个电话不由得紧张了起来,“那老伯人呢?”我向我的室友问道。“早就走了,那个老伯问我这是不是你的桌子,我说是他放下这封信就走了”听着室友的回答我沉默了,这人究竟是谁“你有看清楚老伯长什么样么?”“就很普通的一个老伯啊,看起来很和蔼,很慈祥但是又有一种特别儒雅的感觉,就好像是小说里说的那种很厉害的隐居在某个山上的强者”

不得不说室友是个极品鬼才,这种形容都想的到。看着桌子上的这封信,结合前几天的事情让我感觉有点恐慌,但是这封信就好像有一股魔力一样,就像是一个勾人的妖精,一直在我的心头上挠痒痒。最终我还是忍不住打开看了,信很简单,就寥寥几句话,大致的意思就是最近我发生了一些很奇怪的事情,如果想要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去白石街找他,最后的署名是周伯。我想既然人家都上门来了,再不去也说不过去了,血气方刚的我也可谓是天不怕地不怕,就在第二天的下午顶着难得一见的太阳去了白石街。

白石街距离我的学校有点远,坐公交车还需要换乘,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也总算是到了地方。下车后往目的地走去,最先看到的就是一个巨大的石门,纯白纯白的,上面用金色的字刻着“白石街”三个字。走进石门扑面而来的便是一股檀香的气味,让我原本紧绷的神经有了一丝舒缓。白石街不大,但是挺深的。街道的两边是各种商铺,一直往里面延申,在来白石街之前我便稍微在网上搜了一下白石街,但是搜索结果少的可怜。不知道是地方太偏僻了还是怎么回事,搜到的消息只有古玩街三个字,就好像所有的痕迹被人刻意抹去一样。我往里走去,不停的在看这个千金當到底在什么地方。当我即将走完全程的时候终于发现了躲在一个拐角的门店,门店的招牌上写着千金當三个字。

店铺看起来经营了很长一段时间了,门是以前时候的那种木雕门,但是透过门的缝隙可以发现门虽然是关着的但是好像没有锁上,门前走廊很干净,给我的感觉就是好像刚刚打扫完一样。这个千金當在外面看起来太正常了,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店铺,没有任何的不对劲,这反而让我觉得是不是又被骗了。这是不是也太简单、太正常了,不是事情很复杂吗?为什么就这个店铺看起来好像一切都很合乎常理,没有什么不对啊。我走过去,用手轻轻一推门便开了,首先看到的便是一个很普通的当铺柜台,下面是挡住的,上面是像栅栏一样,然后还留出了一个小小的窗口。整个柜台都是棕褐色,但是给我的感觉是这个柜台用了很久很久了。在最里面的墙壁上挂着一个牌匾,牌匾上写着千金當三个字,牌匾的左边和右边分别写着“万物皆可當”“只當有缘人”

“老板,在吗?有人吗?”店铺很小没看到有人,我便扯开嗓子喊了两句。“有,有,稍等一下”从屋内传来了一个很年轻的声音,我顿时懵了,不是说是个年纪很大的人吗,怎么听声音这个人和我差不多,有可能比我还小呢。过了一会儿,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了一个青年人,看起来有点憨憨的,平头,肤色是小麦色,穿着很普通并不是什么牌子货。看到我之后很明显感觉他楞了一下,但是立马就回过神了。“你好,我按照信里面说的来了,请问,应该是你这吧”,我一边说一边右手拿出了那封信在手里晃了晃。“哦哦,是的,请跟我来”说完,这个男子把门关上便领着我向着屋内走去。

走到里面我才发现他这里居然是一个四合院。他将我领到一间厢房里,房子不大但是却做成了两个隔间中间用一个屏风隔开,进门就能看到一个木圆桌但是却不觉得拥挤。透过屏风两头能看到屏风后面是一张床,但是床被帘子给遮住了。“坐吧,凳子就在那”突然从床上传来了一个声音,是男的,而且感觉上了岁数的,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正主终于来了。我刚在桌子边坐下,那个青年人便提着一壶茶给我到上了,我和他说了声谢谢的时候发现桌上还有一个锦盒。盒子很好看,盒子整体是蓝色的,盒子的盖子上印着一条青龙的图案,加上白色的底看起来整个盖子就像是青花瓷一样。

“很抱歉打破了你原本的生活,但是这也是迟早的事情,你打开那个盒子看一下,里面有这个四合院的地契、有三枚铜钱和一个玉扳指,我希望你能够收下这些东西,当然究竟怎么去选择看你自己的想法”老头说完这些后就沉默了,“难道你不更应该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和我说清楚吗?”我问道,本来就有点烦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让我感觉一直被别人牵着鼻子走,就好像一切都规划好的一样,有种被人算计的感觉。

后来周伯把事情的经过、原因和我说清楚了我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原因在这里不方便细说便不说了日后有机会再来补充。总之天意弄人,我就成了这个当铺老板,每天除了自己的吃喝玩乐之外还要兼顾一下这个店铺了,有关这个店铺的其他事情,和以后发生的有趣的事情我也会在我的博客里面记录下来,反正看的人少,无所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