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来说点什么呢,让我想想。嗯,今天就来讲一讲二十岁之前的自己吧。来回忆一下二十岁之前的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包括这一路走来所要感谢的那些曾经给过我力量的人。我的记录都是直接叙述,没有什么修饰,也没过多的其他的东西,之所以想把这些东西记录下来一是因为自己有这么个地方,二是想在结局谈一谈自己对这些事情的一些看法和观点,并没有因为某一件事情来特别讨厌或者说恨某个人。

在开始之前我想先申明一下,我绝对不是再说自己二十岁之前的生活是有多么的苦难,每个年龄段有每个年龄段最难已接受的事情,现在来看以前的那些事情也不过如此。我只是恰巧将一些事情记的深刻了一点。

从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开始说起吧,当然这个时候的印象全都是凭着父母和哥哥还有当初小时候认识的叔叔阿姨们的印象汇聚而成的。嗯,很小很小的时候的我也很小很小,当其他的小朋友开始在自己家的走廊上肆意的奔跑时我还是那个只要步伐稍微大一点就会摔跤的小不点。据周围的人给我科普我的小时候,一个字,瘦。两个字,很瘦。那个时候的我是那种风稍微一大便可以将我吹到在地的,就算路上有个小坑也跨不过去,只要一跨就一定会看到我摔倒在坑那边的场景。我至今都无法理解小时候的我到底经历了什么,甚至一度无法相信这些科普,直到我看到了小时候穿裙子的照片(对不起,这是真的??),简直就真的是丢人呐!不过对那个时候确实有一件事情印象比较深刻,那就是生病的时候自己跑到隔壁不远的诊所里面打点滴。

到了稍微大一点的时候,开始记事的时候父母便开始因为生计外出到云南昆明做生意。那个时候在我的记忆里应该是学前班的前一年吧。现在脑海里面一直有一个镜头,我不知道这个镜头是不是真实的,但是他一直存在在我的脑海里面,我的父亲穿着西装背着一个包,站在一辆红色挂车的车厢上,车上堆满了货物,所以很轻易的就能够看到他用一直手扶着车厢的栏杆,另一只手在和我挥手,和我说着在家的时候要好好听妈妈和哥哥的话,不要调皮,不要受伤要家人担心。我已经忘记了那个时候的我的心情了,但是现在回想起这个场景却忍不住的想哭。

在随后的一年还是两年内,我的母亲同样的也去到了昆明,这个时候哥哥好像是上初中了吧,那个时候开始我便和奶奶一起生活了。在二零零几年那个时候的通讯远不及现在方便,虽然有座机电话,但是前几年的时候好几周才能够接到父母打过来的电话,那个时候什么都不懂但是唯一知道的就是当座机的那个铃声响起来的时候我一定会第一时间跑过去接通生怕等一下就会挂断。直到我上四、五年级,感觉都快要将父母的样子模糊的时候,那年过年他们就仿佛是知道了这个情况一样,带着一辆橙色的单车横穿了大半个中国,从云南昆明到湖南邵东县廉桥镇,在一个飘雪的晚上出现在了我的眼前,没有人能够体会到那个时候我的心情,看到他们想过去拥抱他们,想告诉他们我这些年的一切的一切,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很懦弱或者说是害怕,怕这一切都是虚假的,会一下子像个泡沫一样被戳破。

我站在一旁看着,等着哥哥过去帮他们提行李,看到他们的东西被哥哥拿着的时候,听到他们叫我的名字的时候,我才感觉这一切原来都是真实的。等了这么多年了,每年快过年的时候我都会在电话里面问他们会不会回来过年,而我收到的答案总是今年不回来了,今年他们真的回来了,就这么突然的又出现在我的生活中。虽说年后又要出去,但是最起码现在回来了不是吗?

时间慢慢的就到了小学,从我父母开始外出做生意我就和奶奶生活在一起,以前太瘦了,可以说完完全全的解释了什么叫做弱不禁风。后来,从上小学和奶奶生活在一起之后,就开始慢慢变重了。小学三年级之前,每天早上吃饭,然后因为吃的慢饭就变凉了然后上课还会迟到,所以后来每天奶奶都会端着碗,一边喂我吃饭一边送我去上学,往往走到我们学校旁边的围墙下面的时候一碗饭就吃完了。从那时候开始,凡是方圆五里之内都知道有一个老人家每天早上追着自己吃饭慢、不爱吃饭的孙子一直喂到了学校围墙下面。不仅仅是这样,也许是那个时候的我太瘦小了,以至于奶奶觉得一定到大补,到了三、四年级冬季家里特意买了一台豆浆机,于是乎每天早上都有热腾腾的新鲜豆浆喝,不仅仅是早上喝就连中午奶奶来学校送饭给我的时候也不忘用家里的瓷罐头给我送一罐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的身体就仿佛觉醒了一样,成了一个小胖子,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了。

然而,事情就是这样开始变的奇怪的,我不知道是因为那个时候大家都太瘦了还是只有我一个人是胖子或者说大家的父母都在身边只有我的父母不在我的身边然后可以肆意的欺负,我很明显的能够感觉到大家似乎不是那么喜欢我,或者说有那么几个人特别的不喜欢我,我开始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我普普通通并没有哪里拔尖,唯一拔尖的就是看起来快像一个球一样了,然后就是成绩也平平常常不好也不坏吧,在老师那里每天把作业完成好了再回家。

我其实很想和他们一起玩,想融入他们的那个群体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却总是不带我。后来我发现原来和一个女孩子有关,这个女孩子和其他的女孩子有点不一样,其他的女孩子瘦瘦的留着长发喜欢成群结队的玩跳绳什么的,但是她不一样,印象中她穿着一件黄色的外套,留着短短的头发,皮肤白白的,不喜欢跳绳,反而感觉她比较爱和男生玩一点。不知道怎么就发现这一切好像都是她在主导,然后那个时候的我也是属于很弱势的一个人把,但是那个时候却鼓起勇气问了她为什么,然后她给我的答案让我思考了一整个青春,她说:“我就是看你不喜欢,不顺眼,所以不想和你玩,也不想大家和你玩”。

当时的我一定都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吧!后来我便也习惯了,在一整个六年级的时候同桌便一直没有换了,是个女孩子,名字叫彭丽轩,比我高,肤色也稍微比那个时候的我要深,然后我有个时候每天上学就是好好听课,然后下课了上课厕所回来就继续坐在位置上,要么就是站在走廊上看着他们怎么玩,下午放学了就在教室写好作业,然后一个人背着书包在浓浓的斜阳下回家,每次看到被拉的好长的影子我都在想我是不是以后会成为一个孤单英雄。

跌跌撞撞中将小学的课程结束了,我进入了中学。当我以为一切的一切都会回归正常的时候老天却和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在进入中学的第一个学期的期中考试刚过一周的时间,我检查出来自己患病了,起初以为没什么,但是后来事态的发现逐渐超出了我的想象。最后不得已休学治疗身体。在办理休学手续的那天,我好像只是机械的跟随着我的家人走这里走那里。办理完休学手续然后开始了漫长的治疗,起初的时候是在家里吃中药,然后发现效果并不理想,最后辗转往复打听到了一家针对性极强的医院,随后前往医院治疗,治疗的时间比教短,因为并不是很严重,只有一个月还是两个月,那个时候每天就是打点滴、做电疗、喝中药。那个时候打点滴左右手手背已经没有地方可以扎,然后扎在了右手的手臂上。在漫长的治疗过程中我越发的感觉到了人类生命力的脆弱,一个小小的疾病都能够要你跌入深渊一段很长的时间。所幸,老天眷顾,好了。

在经历了生病的风波休学一年后,我又重新来到了中学。重新从初一开始继续我的学习,由于以前学习过一段时间所以总的来讲在重新学习的这段时间里面还不错,但是后来由于自生的因素导致了开始慢慢的无心学习,整日只会想着如何玩,如何做才会使自己更加轻松,成绩开始慢慢的下滑,以至于最后高中都没有考上。在这期间还发生了一件事情,在我们的班级上班主任的孩子在这个班上学习,同时还有好几个同学也住在老师家中,一日老师的孩子来和我说,昨天老师在家里说起了你,你知道是怎么说的吗?我心中有点难堪,我觉得我应该可以猜到大致讲的是什么,随后他说完之后我觉得和我所想的一致,只不过让那个时候的我觉得她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我最不喜欢的老师了吧,然后那些住在老师家的孩子也在旁边附和着,极力证明这是真的。从那个时候开始便越来越开始不喜欢数学了。

现在我回想起那个时候的自己真的是愚蠢至极,为什么就偏偏会想到最不好的一点上面去呢,为什么不会想:哦!原来老师觉得我应该是一个比较优秀的学生,现在变差了,老师希望我能够重新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回去,好好学习,将来还可以考一个比较好的中学。可惜时间就是一旦过去就没有办法重来的,我觉得中考的落榜大概就是对这个事情最好的一个因果解释了吧。

通过捐资,我获得了就读高中的机会。进去的时候和大家一起玩,一起上课,一起打闹像个傻子一样大把的挥霍着自己的高中时光。高中的事情要说的太多了,这一次暂且就只记录到这里,关于高中的事情我再单独写一篇,与这一篇构成上下两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