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吃完晚饭回到住房,坐在椅子上,用脚踩着桌脚的铁杆,后背靠着椅子。手稍微向前就摸到了之前丢在桌上的玉溪,熟练的抽出一支烟,用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拿住烟嘴和烟丝的交界处在桌上的鼠标垫上轻轻的磕了几下,好让烟更加严实。“啪”,黑色打火机的火焰点燃了我手中的玉溪,我深深的吸了一口,闭上眼睛任由尼古丁混杂着的烟雾进入我的肺里,在里面打了一个转然后再从鼻子和嘴巴里面吐出来。偶尔还会有一点晕飘飘的感觉,仿佛正应了那句话“饭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

静静的望着白白的天花板,脑海里面把从离校开始一直道现在这段时间的事情重演了一遍又一遍,找工作、租房子、上班、出差、出差、上班、出差。今天是刚从外地回来,我不知道我做了些什么,一股巨大的疲惫感和厌恶的情绪充斥着我的身体和我的心。我拿起手中的烟,又重重的吸了一口,吐出来,烟雾在我的眼前萦绕,我将他们再吸进我的身体里。熟悉的气味让我感到了久违的放松感,就好像在这一刻我放下我人生所有的包袱、烦恼和压力。

天色太晚,窗子透进来的光线已经不足以让我再这样一个小小的房间行进自如了,我顺手打开了桌上的灯,强强的日光灯让我有些不适应,我举起手想去遮挡一下这亮的让我反感的灯光,却发现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的食指被烟熏的泛起了黄色,两只手都是这样的。我将手放在了灯下看了又看,我想确认我不是因为眼花而看错了,但是事实给我了最真实的反馈,我的手真真确确的是被烟熏的泛黄了。

靠在椅子上,微微抬头,透过窗子看着外面阴阴沉沉的天空,我在想这段时间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学校离校实习前两周开始找工作,做好自己的简历放在了各种找工作的APP和网站上等待着公司来查阅我的简历,来发面试邀请给我。前几天根本就是无人问津,后来慢慢的有面试官发来面试邀请,面试地点是长沙,而我住在学校里,学校在湘潭。唯一能够值得庆幸的就是这里共享汽车发展超乎其他城市,我和两位同学早上五点起床,花一个小时的时间洗漱整理好,然后早上六点钟准时从湘潭开共享汽车出发在经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到达长沙的软件公司集中的地点,然后吃个早餐开始应聘。

事情总是出乎寻常,但是却又总在意料之中。面试的时候不顺利,不知是面试官不愿意给我们实习生一个机会,还是说我们现在出来实习面对社会还为时过早。连续的早起和阴雨还有同伴已经找到了工作的消息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终于在一天下午的复试中我被压垮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企业对于实习生的要求如此之高,以至于在我询问了周围同学之后他们都觉得这样的面试难度不可思议。带着失落的心情浑浑噩噩的踏出公司的电动门,细小有密集的雨点轻轻的打在脸上,冰冷、刺骨的感觉铺面而来,我没有撑开我手中的雨伞,因为我觉得这场雨就像是一个天然的保护伞,我的委屈、我的不甘、我的难过可以在这一刻统统化作泪水通过我的眼睛从我的心里诉说出来。有些情绪发泄了就不会那么让人在意了。

后面撑着伞一步一步走着回到了前几天租的住房,我打电话和母亲诉说了最近一系列的事情,终于在母亲这里得到了成年人世界久违的安慰。最终,我决定我在这里等待两三天,然后就回去休息一段时间,等到年后再出来找工作。我的这个想法得到了母亲的支持,和母亲道别后我开始继续翻看手机APP了解最新的招聘信。就在和母亲通话的几个小时后,有一家以前面试过的公司打电话给我让我周四去公司复试。时间如期而至,我所求的也如期而至,我成功的应聘上了这家公司,开始了我离开学校的第一份工作。

到公司的前一周,熟悉公司环境,我却除了仅有的那么几个人其他人都不敢过去打招呼,怕在别人专心工作的时候打扰到了别人,在这一周里面我开是接触公司的业务,做一些简单的系统测试。随后有一天公司的技术总监来找我,要我和另一个刚来不久的同事一起出差去一趟青岛。在来之前还在和小伙伴开玩笑说给他们带青岛特产–“青岛啤酒”回去,殊不知这次的出差只是一个开始。来青岛过了一周多将近两周的时间,这段时间里有准点下班的日子也有加班的日子,有时候中午吃过东西了还能出去走一走逛一逛,然后下午回到办公室里面继续开始干活,总的来说还不错。

从青岛开始,我便正式开始了我的出差生活,紧接着青岛的便是大庆。零下十九度对于我这个南方人来说一点都不友好,刚踏出机场的大门我就感觉我的双腿就像是被这寒风斩断了一样,只留下了刺骨的疼,就连呼吸都不敢太用力,害怕这个杀手会窜进我的身体,即使我穿上了我所有的能够御寒的衣服。过了一周后回到了湖南,然后第二天就去了湖北荆州,随后就是江西南昌,一直等到了大年二十八才回到了家里和家人团聚。简单的过完年之后,初九就赶到了西安,然后一周后结束工作,直到这里已知的我要出差的日子结束了。

在这段连续不断的出差的时间里面看到了很多、了解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事情,也体会到了不同地方的饮食文化差异。在别人看来我的工作体面、好玩、有乐趣,公司还报销来回的费用。确实如此,乘着中午的休息时间去看了一次目光所及只有海平面的黄海;乘着中途转车的时间我去了哈尔冰的中央大街看了一场灯与冰雕的艺术;乘着晚上到的目的地我出去看了灯光璀璨的朝阳大桥和摩天轮;乘着要回去的前一天下午去看了十三朝古都西安的大唐不夜城。出差的这段时间我欣赏了我以前想都不敢想,想都想不到的景色,我显得风光而又靓丽,仿佛在发出朋友圈别人点赞评论羡慕的这一刻我成了人生赢家一样。

可是没有人知道我会在晚上十一点半点走在陌生的街道上找餐馆吃晚饭;没有人能够真切体会到我第一次一个人穿越七个省一个海,从南边的一个省到最北边的一个省下飞机时饥寒交迫的感受;没有人知道我之所以晚上到目的地之后会立马出去走走是因为错过了这次机会就没有时间了,因为要一直工作到年前的二十八号;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能够花一下午和一晚上的时间去西安的不夜城和回民街逛一逛,因为我连续两天加班到凌晨为了能够让自己一睹西安的风采,怕日后再也没有机会前来。与这些一起的还有面对客户和用户的毫不理解以及不善的言辞的时候,能够在我身边陪伴我的只有那一根回到住所后为我燃烧
了自己香烟。

在后续的工作当中我发现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太多了,自己在这一行行的字母面前显的就像是一个白痴一样。我开始质疑我当初的选择和我在学校的学习了,在举步维艰的时间里我靠着百度和自己的吓折腾渡过了两周。在第三周的时候遇到了难题,我开始向同事询问、查资料、找寻一切可以解决问题的办法,在试过各种方法后我还是无法完成这个在别人看来简单而我看来难之又难的问题,每天上班就是查资料寻求解决办法,但是结果却总是不如人意,渐渐的我开始觉得自己产生了巨大而又强烈的罪恶感,每天的上班去公司对我来讲慢慢的是一种煎熬了。唯一让我感觉到解放的就是点一支烟。

我迫切的想离开这样的一个环境,我想去再充实我自己,让我有足够的能力来应付这样一个环境。后来,又有一次出差的机会,是去武汉。初到这个城市便被这夜里灯火阑珊的高楼所震撼,回去的前一个晚上在宾馆里我看着窗外远处的房子在思考我这样每天带着罪恶感的过着日子意义到底在哪里?我一边一根一根的点着放在旁边烟盒中的烟,一边问自己答案。林立的高楼时不时有灯光在闪耀,我目光出神的看了许久,也想了许多许多。

回到公司后我向领导提出了离职,一切都很顺利。回到住房,我抽出了烟盒中最后一根玉溪,用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拿住烟嘴和烟丝的交界处在桌上的鼠标垫上轻轻的磕了几下,好让烟丝更加严实。用黑色打火机的火焰点燃了我手中的玉溪,深吸了一口,闭上眼睛任由尼古丁混杂着的烟雾进入我的肺里,在里面打了一个转然后再从鼻子和嘴巴里面吐出来。随后我将烟丢在脚下轻轻的踩了下去,说了一声:“再见了,不,永不再见了!”。我拿起了早已整理好的行李回到了学校,开始了我现在仅有的两个月的学习生活。我想让自己能够再积攒一点力量来应对日后纷繁而喧嚣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