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你们好,我是忘尘。

不知道你们在冬季的时候有没有见过早上六点钟的城市,一座带着些许的寒意刚刚从沉睡中苏醒的城市。

今天出乎意料的难得早起了一次,定了个闹钟是6.30。在出了床以外的地方都是他乡的南方,闹钟响起也没有让我在第一时间起床。后面想着既然醒了,那不如去看看这早上六点的长沙是什么样的吧!连收拾自己的时间都没有,穿好衣服,拿起耳机的我匆匆忙忙的出门了。

从六楼下来走到小区门口,我将耳机连接好,熟悉的打开音乐点击播放,是金玟岐的《岁月神偷》。按下电动闸门的开关,冰冷的触感将我的思绪一下收拢了过来,我立马连着手机一起将手缩回了衣袖放进口袋里。

缩在被窝里听到外面呼呼的风声就有预感今天会格外的冷,知道我走到了大马路上的时候才真正意识到是我小看了他。迎面吹来的风像是一把把冰刀,不断的在我脸上划过。我带起了口罩,向寒风做着最后的抗争,我想让他放过我粗糙又臃肿的脸。

带上口罩的那一瞬间我感觉世界安静了许多,清晨的精灵们看到我戴上口罩就好像我变成了另一个人。他们看不见我的脸觉得害怕,于是躲了起来静悄悄的观察我。而在那一瞬间我能听到的声音只有耳机里面传来的歌声,和马路上车辆压过路面的声音,以及想找准每一个空隙钻进我身体的风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