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取中...

-

Just a minute...

最近看你的小作文写了高中的事情,看到了一些以前出现过的名字,突然觉得原来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后来看到你在文中提到说高一是你的黑历史,我开始觉得不解和难以言喻,仔细想想后又觉得何尝不是呢。相识数载从未对你说一声谢谢,还因为我的幼稚和不明事理让你受到了许多误会,更因为自己不懂思量给你带来了许多的麻烦。后知后觉,在这里给你说一声:“对不起”。也在这里对你说一句:“谢谢你赠我一段旧时光”


周小胖和禹洁的形同陌路就和他们的相识一样莫名其妙,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

正值开学季的九月还是艳阳如火,开学报到第一天的晚自习,周小胖坐在第一排和自己的同桌打赌–班长到底有没有戴隐形眼镜。同桌的想法是戴了,而周小胖觉得没有,他觉得班长的眼睛是与生俱来就这么好看。说来也是奇葩,周小胖第一眼看人不是看别的地方,而是看眼睛。他觉得一个人眼睛好看那这个人一定很好,具体是哪里好,那就说不清楚了。

这个时候班长正好捧着一堆资料准备要发,当班长走过来的时候,周小胖看着班长的眼睛,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你是戴了美瞳吗?你的眼睛很漂亮啊。”班长愣住了,不知道说什么,或许是第一次有人这么直接的问她让她有点走足无措。过了一会,回过神来的班长朝着这个不懂礼貌的小胖子笑着说:“没有戴美瞳,我眼睛天生就是这样的。”

周小胖是个闷闷的人,有什么事情不会往外说,只会往心里面憋着。在认识了班长之后会开始慢慢的和班长说,渐渐的周小胖觉得自己认识了高中以来最重要的一个人。周小胖觉得这个人会听自己唠叨,会和自己说好玩的事情。


我可能仅仅只是一个善于听,而不善于说的人。或者是仅仅对这件事情不善于说的人。我没办法再写下去了,也许,当哪一天自己真正觉得这件事情是可以拿来回忆的时候,再让他重现在我的博客里面把。
相关文章
评论
分享
  • 父母的“互怼式”相处

    随着春节的到来,能够在家里面好好的玩上一段时间。又因为疫情的关系在家里的时间再一次延长了,整天就是和父母在家里玩手机和看电视度日。 那天正在播放一部抗日神剧,而我在一边捧着我的手机看小说。这个时候二老说话的声音突然就提高了几个分贝,把...

    父母的“互怼式”相处
  • 清晨的城市

    嘿,你们好,我是忘尘。 不知道你们在冬季的时候有没有见过早上六点钟的城市,一座带着些许的寒意刚刚从沉睡中苏醒的城市。 今天出乎意料的难得早起了一次,定了个闹钟是6.30。在出了床以外的地方都是他乡的南方,闹钟响起也没有让我在第一时间...

    清晨的城市
  • 永别22,你好23

    这一篇本因该属于昨天的随笔硬生生被我拖到了今天。明天就是我的生日,农历97年12月11日。我会在今天的最后一分钟发一个朋友圈:永别22。然后在明天的第一分钟发一个朋友圈:你好23。 不知不觉这一年就这样过去了。从正式拿到毕业证从学校...

    永别22,你好23
  • 第一封

    昨天看了唐家三少写给他妻子的《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这本书。但是还没有看完,目前来说看了一半吧。书中写了长弓给木子写信,当写到第一百封信的时候正好是他们再一起的一周年。在一周年的这一天,长弓写给了木子的第一百封信足足用了三个信封...

    第一封
  • 情书

      经过一夜的休息,我想现在的我应该是比较清醒的,思前想后我觉得我应该要写一封信给你,把我没有说明白的地方告诉你。  昨天在接到你电话听到你问出的第一个问题的时候,我觉得我一个母胎单生这么久的人有了脱单的想法。但是...

    情书
  • 无题

    今天这一篇什么都不写,也什么都不想写。任性习惯了,习惯就好了。 讲个故事把,故事不长是关于两个小孩子的。故事说的很粗糙,请见谅 有个小孩,小孩有个哥哥,两人差不多大。小孩的父母亲离婚了,父母亲在抚养权这一块都将他视为空气,只想要哥哥...

    无题
  • 不再见

    刚吃完晚饭回到住房,坐在椅子上,用脚踩着桌脚的铁杆,后背靠着椅子。手稍微向前就摸到了之前丢在桌上的玉溪,熟练的抽出一支烟,用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拿住烟嘴和烟丝的交界处在桌上的鼠标垫上轻轻的磕了几下,好让烟更加严实。“啪”,黑色打火机的火焰...

    不再见
  • 二十岁之前的自己(下)

    本来想着今天晚上来记单词,将单词记完后再回过头来把这篇博客写完。但是后面我发现根本就不想记,现在更大的感觉是想要将这篇文章写完。所以便放下了其他的所有的事情来完成这篇博客。 上一篇结尾的时候讲到了我进入了高中。嗯,是的,有惊无险最终...

    二十岁之前的自己(下)
  • 二十岁之前的自己(上)

    今天来说点什么呢,让我想想。嗯,今天就来讲一讲二十岁之前的自己吧。来回忆一下二十岁之前的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包括这一路走来所要感谢的那些曾经给过我力量的人。我的记录都是直接叙述,没有什么修饰,也没过多的其他的东西,之所以想把这些东...

    二十岁之前的自己(上)
  • 当铺

    记录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可能写的很粗糙,因为毕竟文笔不怎么好。 我除了一个学生的身份,一个上班族的身份外(现在应该可以把自己称作上班族了吧,毕竟工作了几个月了,虽然现在辞职在学校),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当铺的老板了。别问我为什么突然又变成...

    当铺
Please check the parameter of comment in config.yml of hexo-theme-Annie!